您当前的位置: 太原刑事律师 > 律师文集 > 取保候审 >正文

河南农民蒙冤入狱8年终被释放 赔偿成焦点

来源:太原刑事律师 网址:http://www.lawtyxs.com/ 时间:2016-10-12 09:10:05

亲人相见,万千滋味涌上心头(中为郝金安)。

中午12时8分,郝金安走出汾阳市监狱的大门。

12月18日,汾阳天空晴朗,这一天是郝金安人生的又一次转折,在失去自由近10年后,他重新走了出来。

没有热烈的拥抱,没有相见后的痛哭流涕,昨天中午12时8分,他迈着步子走出了汾阳市监狱的大门。“我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,但确实是出来了。

”在郝金安近乎木讷的眼神中,见不到一丝的泪花。已经习惯了监狱生活的郝金安,仍然对教官的话言听计从,甚至面对眼前新的现实有点不适应。

“先吃饭,不要再想那么多了。”监狱领导和蔼地说。出狱后第一顿饭在汾阳市金盾宾馆,他以前从来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待遇,陪同他吃饭的除其家人外,还有监狱领导、省检察院干警、省法院法官以及为他做免费法律援助的律师。“有这么多高官陪同吃饭,并且都非常友好,这是第一次。”郝金安说。

下午5时,他住进了太原市109医院接受全面检查,他住上了单人房间。而面对眼前的这一切,郝金安淡淡地说:“我本身就没有罪,不管是好是坏,我只想过自己的生活。”郝金安的姐夫吴明甫看着自己的内弟,没有更多的语言,到医院后,两人表情凝重地进行了一次拥抱。

郝金安说,他不会流眼泪。吴明甫说,他的眼泪已经流干!以前姐夫虽然到监狱看过,但两人只是隔着厚厚的玻璃,说话还需要拿着话筒,如今,两个人说话再也不需要那些东西了,刘战洪用木木的眼神看着两位中年人相见后那种难受表情。

在本报12月14日、15日连续对郝金安的事件进行报道后,引起山西有关方面的重视。16日是星期天,郝金安的姐夫吴明甫接到了法律援助律师李万忠的电话,称山西方面希望家属能够尽快赴晋解决问题。当晚,吴明甫赶到太原。经过与山西省检察院、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的会面沟通,依照程序,决定先对郝金安进行取保候审,让其先从监狱内走出来。

经过多方的努力,昨天上午,山西省检察院、法院的相关人员赶到汾阳市监狱,在办理了一系列的手续后,郝金安终于走出了监狱的大门。

外围记录 往事不堪回首 家属奔赴山西

□记者潘国平

“在接到律师的电话后,半个月内第二次赶到山西,我们心里确实没有底气,上一次人家还不太愿意搭理咱,这一次不知道又会是什么样的结果。”16日,吴明甫的女婿刘战洪在电话中对记者说,他们不知道这次能不能见到自己的舅舅,当日,他们在忐忑中赶赴山西。

17日上午,吴明甫、刘战洪及其法律援助律师受法院、检察院之邀,来到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见到了白法官及办案的检察官,对方首先表示歉意,由于种种原因案件拖到现在,但目前关键的问题是要处理好善后事宜。

刘战洪说,见面后大家都直奔主题,就是希望郝金安尽快能够从监狱里面走出来,给其清白,请求无罪释放。法官和检察官向其表示,请家属来的目的,就是要想办法让郝金安尽快出来。

而另一个让人惊喜的消息是,在16日,案件的最后一名嫌疑人被警方抓获。

根据当日上午商讨的结果,又本着遵循法律程序的原则,一致决定:当前法院已经对郝金安的案件下发了再审裁定,在没有依照程序宣判其无罪之前,决定对其先进行取保候审。案件初步定到2008年1月10日开庭。该决定得到了吴明甫的同意,之后,检察院、法院开始办理相关手续。

“郝金安将于18日出狱!”刘战洪在给记者的电话中激动地说。记者获悉消息后,于17日夜飞赴山西。

释放前的等待

“舅舅目前的精神状态不知咋样?”见到记者后,刘战洪不停地嘟囔着说。其实,得知郝金安要出狱的消息后,吴明甫和他的内心都难以平静。他们没有想到,以前跑了那么多次,申诉状递上去那么久,但就是不见有任何音讯。如今马上就要见到亲人了,他们反而不知所措了。但是他们两个不停地说,要感谢大河报,如果不是大河报的报道,很难说对方会这么快决定放人。夜已经很深了,他们两个仍然猫在记者住的房间内不肯离开。

昨天早晨,由于法院、检察院尚不知道记者已经来到山西,况且吴明甫担心记者过早与他们接触,可能会影响上午接郝金安出狱的行程。于是,记者单独乘车赶到汾阳市监狱等候,而吴明甫、刘战洪则与法院、检察院的人员一起前往汾阳市监狱。

原定的8时从太原出发,在临近汾阳市时,记者却遇上了高速公路塞车,在汾阳出口处耽误近40分钟。巧的是,等记者赶到汾阳市监狱时,吴明甫他们也刚刚赶到监狱。

走进监狱的第一道大门,只见第二道紧闭的铁门前站着哨兵。记者看到,汾阳市因为刚下过一场雪,监狱办公区院内花坛的雪还没有融化,让人感觉寒气逼人。

登记、拿证明、办手续,经过了一系列的程序后,等监狱干警将郝金安带出监狱时,已经是昨天中午时分。

在监狱狱政科办公室,记者第一眼见到郝金安时,他一句话也不说,也不和任何人打招呼,对自己亲人的表情也很漠然。此刻,大家都不知说什么好,于是不约而同地劝慰道:“以后没事了,见到亲人多说说话吧。”

能否出狱:想,又不敢想

郝金安终于从监狱出来了,此时他的心情如何?昨天下午,郝金安被安排到太原市109医院进行全面检查,之后将对其进行法医鉴定和伤残鉴定。目前他需要做的是明年1月10日开庭前的准备,虽然从监狱里出来了,他要清清白白地从山西回到河南的家乡。

郝金安告诉记者,从12月5日吴明甫与他会见后,这段时间,监狱的干部不断找他谈话,特别是从15日起,谈话的次数更加频繁,但说的内容无非是希望他能够安心,关于他的案子估计很快就有消息。“究竟还要等多久,我心里没底,在里面也没有人给我答案,但我知道我是无罪的。”

“今天能够出来,你有预感吗?”记者问。

“没有,今天上午,干部突然叫俺,到会议室后见到了检察院的同志,她也没有说要让俺出来。后来带俺出来,俺也不知道是干什么。”

“被关的这几年间,你出过这个铁门吗?”

“哪里出来过啊,一步都没有走出过这个大铁门。”郝金安此时有点激动。

“出这个门后你怎么想?”

“曾设想过出来的事,但又不敢想。”“见到家人后,想到今天确定要出来了吗?”“感觉有希望,但还是不敢想。”

“当你确定自己真正要从里面出来的时候,心里是什么感觉?”

“现在我知道自己已经彻底地出来了,这一刻难以想象!”郝金安说,他在里面写了无数次申诉信,尽管每次都是石沉大海,但他没有放弃自己的信念,因为他知道虽然在监狱里改造,但自己并没有杀人,也没有犯罪。

“我不是凶手,没人调查”

在医院里,郝金安向记者回忆了他当年被抓的事:“当时,乡宁县台头镇派出所几名民警打我。”肚子实在痛,在这种情况下,自己就“胡说一通”。

随后,派出所民警把他送到县看守所,是看守所的工作人员带他到乡宁县医院做了检查,检查结果表明,是“腰子(肾)被打坏了”,必须马上做手术。就这样,郝金安的一个肾被切除,左腹部留下了一道长长的疤痕。

“其实,在办案人员对我审问时,我就对他们说,我不是杀人凶手,但他们就是不去调查。”郝金安说,“当时的我身体正壮实,没有娶老婆,可以说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,我哪有必要去抢劫,去杀人啊。”

事件思考

如何赔偿将成焦点

据记者了解,法院已初步决定将郝金安的案件定在明年的1月10进行开庭审理,在此期间,郝金安将会在医院休养一段,他的家人目前得到了法院的安排,郝金安说,近期他不会回河南舞阳老家。但据记者了解,郝金安案件被宣告无罪的悬念不大,而关键的问题是无罪后的赔偿。

郝金安的家人说,如果郝金安在被抓后没有受到过刑讯逼供,他现在除了年龄的增长外,没有其他伤情,到时候的冤案赔偿也比较明晰。但现在是,郝金安被抓后,曾在医院切除过一个器官,是什么原因导致他动了手术?是毒打造成的结果?还是自身的身体病发?这些都需要专业的鉴定后才能定性。“精神上、身体上的伤害,对郝金安来说,有谁能够给以安抚,又有谁能够安抚得了。”吴明甫说。

同时,记者获悉,目前有关部门已经将郝金安案件相关的病例、案件卷宗进行了封存,一旦法院判决郝金安无罪释放,有关部门将立即启动追责制度,对有关责任人进行立案调查。

截至昨晚记者发稿,郝金安在医院精神状态良好,他的姐姐及其他家人都已经获悉了郝金安出狱的消息,他的家人期盼多难的郝金安不要再有什么差错,只希望他平安回到家乡。(记者潘国平 文 洪波 图大河报)

您需要什么样的帮助?

请拨打法律咨询热线 13834147528;18935138697

梁雪香

梁雪香